滑铁卢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收起左侧

【黄少爷】洛阳集-辩论的用处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5-5-18 13:56
  • 签到天数: 107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5-1-11 12:44:01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国语辩论社 于 2015-1-11 13:30 编辑

    《洛阳集:辩论的用处》
                      选自黄执中博客


    为什麼要学辩论?辩论的目的是什麼?像这种问题,回答有两种版本:版本一,是给大家的……版本二,是给我自己的。


    那麼,先听听版本一吧。


    如何从辩论中找答案?真理是否越辩越明?接触辩论后,这是许多人发出的第一个疑问。


    但在回答前,有个观念得先厘清:那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真理」,究竟指的是什麼?人生中,有些争议,的确是有明确答案的。像张三有没有杀人?明天会不会下雨?恐龙为什麼灭绝?鸭嘴兽是卵生或胎生?圆周率小数点后第五兆位是多少?像这类事实性的争议,再怎麼辩论,都解决不了。因为既然是事实,却还有争议,唯一的可能,便是卡在我们的「资讯不足」……由於各方都不能确知(或确证)事实为何,所以才众说纷纭,留下争议空间。而当大家掌握了充足的资讯后(如案发现场的监视器画面,或实际抓到一只怀孕的鸭嘴兽),则答案浮现,争议自然消失。



    事实性的争议,关键在「事」,不在「人」——所以我们就事论事,对事不对人,只需要「辨」,不必去「辩」。

    你说你是对的?那好,拿出证据,就不用吵。拿不出?就算吵也白吵。
    你说我是错的?那好,提出反证,我就同意。提不出?就算你不同意,也得同意。
    这,就是所谓的真理越「辨」越明。



    资讯不足的时候,要靠调查与搜证,而辩论只能产生新观点,不能产生新资讯。
    想靠辩论求事实的答案,就像一群瞎子在摸象:你摸了腿,说是柱子;他摸了身,说像墙;两人舌剑唇枪,你来我往……不但浪费时间,还扭曲真相。
    这,就是所谓的「事实胜於雄辩」。




    但人生中还有些争议,是不会有明确答案的。像张三是不是坏人?诚实算不算好事?善心与善行何者更重要?苏菲玛索和林志玲谁比较漂亮?像这类价值性的争议,再怎麼调查研究,解决不了。因为同一件事,资讯充足,却还产生了不同评价,唯一的可能,便是卡在我们的「偏好不同」……所以无论事实呈现地再怎麼清楚(如苏菲玛索和林志玲的素颜相片),由於青菜萝卜,各有所爱,大家仍会做出不同选择,仍无法避免争议发生。



    价值性的争议,关键在「人」,不在「事」——天行有常,但人各有志,若欲排解,得对人不对事。故无论你多仔细地去「辨」一件事(例如林志玲比苏菲玛索小八岁),这种格物所致之知,都不足以改变影迷对苏菲的评价。
    你说她老?我说那是成熟!
    你说皱纹?我说那是风韵!
    你说大家都觉得林志玲漂亮?我说谁管大家怎麼想!



    偏好不同的时候,一个事实,各自解读,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想解决争议,不是靠一个已然存在的、客观的、有强制力的结论,而是靠一个有待创造的、主观的、需要被认同的过程。

    而辩论,就是在藉著人与人之间的修辞互动,去刺激、协调、启发并建构彼此对事物认同。辩论不是寻找答案,不是捍卫答案……在价值、伦理、意义与偏好的领域里,辩论「创造」答案。



    是的,辩论一如绘画。画苹果,不是为了「寻找」苹果的形象(否则你该学生技),不是为了「捍卫」苹果的形象(否则你该去摄影)——绘画的目的,是创造。在台上,你创造并争取著人们对於一颗苹果的偏好。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买彩券,中头奖的机会有多大?整形手术,会不会造成某些后遗症?这种问题,得用「辨」论,不能「辩」论。


    中头奖后,一夕致富是福是祸?人造美女,可不可以参加选美比赛?这种问题,得用「辩」论,无从「辨」论。



    逻辑与实证,解决了人与自然间的因果问题(How)。
    宗教、艺术与辩论,则是要解决人与社会,乃至人与其自身间的判断问题(Why)。



    有些人,过度抬高辩论,相信真理越辩越明。
    抱歉,这是个美丽的误会。因为辩论不可能把黑的说成白的,也不可能把死的说成活的……要明黑白、辨生死,科学比较有用。


    有些人,又过度贬低辩论,认为那不过是语言游戏。
    抱歉,这却是个不太美丽的误会……黑白虽明,好恶孰分?死活虽辨,悲欢孰生?这一点,科学做不到。



    那辩论,要怎麼做到这一点?

    凡是有意义的话,都有可能错;不可能错的话,都没有意义——这句话,我常说。因为一切价值拔河,真理,都在两方当中。



    你问:金钱,是不是万恶之源?
    真理是:它对有些人是,对有些人不是。


    你问:家庭跟事业,哪一个比较重要?
    真理是:有时家庭重要,有时事业重要。


    你问:顺境与逆境,何者更有利於人的成长?
    真理是:都有利,看情况!


    是啊,真理说的话,永远都颇滑头的。



    尽忠还是尽孝?爱情还是面包?徘徊於取舍的十字路口,向左走,向右走,都有对的理由——也因此,都是错的的一种。这种情况,是人生两难的写照。
    然「有可能错」,不要紧,毕竟真理之所以「不可能错」,是由於它在抉择中永远都「不表态」。不表态,自然就不会有极端,没有极端,就不会受攻击。


    我说「做人必须要诚实」。这句话,有可能错,在某些情况(极端)下,诚实是会伤人的。
    我说「做人不需要诚实」。这句话,也可能错,在某些情况(极端)下,谎言是会伤己的。
    但我说「做人,一定要做个好人」。这句话,就绝对不可能错!因为它既不提供任何行为准则,也不指引任何矛盾取舍,只有个说了等於没说的结论。
    这种话,就算放到强盗窝里都是对的!



    两难时,不会错的真理,对我们没用——你的抉择太尖锐,而真理太温吞;你的抉择太现实,而真理太理论。爱情与面包,你不奢望能选到正确答案,你期待的,是能有个「抵抗悔恨的理由」。

    於是,你去看辩论赛。


    你问正方,正方说:「选爱情,爱情比面包重要!因为你是为了活而吃,不是为了吃而活。可没有爱情的人生,不算活!」
    你听了,决定向左走。正方的理由,将陪著你一起走。一路上,越走,会越困难,面对的情境会越极端。当激情褪去、物换星移,你终究会迟疑,终究会遇上无数次心底冒出的质疑。不过,没关系,因为如果……是的,如果当年那个正方够强,那麼他的理由便可以给你信心,他的观点便可以为你抵挡那些攻击,让你对曾经走过的人生,不悔恨。


    又或许,你还问了反方。反方说:「选面包,面包比爱情重要!因为没有面包,你只能被爱,有了面包,你才能爱人。只能被爱,不是真正的爱情!」


    听完反方说法,你转头,好奇正方怎麼答?如果他的回答,你能接受,那麼这一路,你将更坚定地踏出向左的每一步——只要有信念,你不怕错,你怕的,是让你困在原地的「不会错」。你甚至暗暗希望,希望眼前的反方,会比将来人生中的其他反方更犀利、更顽强。


    正反交锋,你建立信仰。



    所以,上了台,请别老说中庸的道理,请别逃避对方的问题,请别总是念资料、背逻辑,请别一直强调对方是错的……请别老是等著,让辩论给你答案。


    请用你的辩论,给别人答案。让他们能有信心,面对将来的某个极端。如何?






    以上,便是第一个版本的回答……专门给教辩论的老师、学辩论的学生、推广辩论的人士或对辩论有疑问的一般大众用的。


    至於我自己,同样问题,有另一套答案。想听听看吗?




    什麼用处都没有的电影,才是好电影——李安



    曾经,帮一群中小学老师受训,内容很有意思……是要教他们「如何教学生辩论」。一整天,课上完,问大家最后有没有什麼问题?有位认真地老师举手,一边抄著笔记:「请问学辩论,有什麼用?」


    我一听,笑了笑。
    心里很想狠狠回一句:「没什麼用!」



    这有什麼用?
    这有什麼好处?
    这能拿来干什麼?
    人生中,像这种问题,最最致命!



    因为「用」这个字眼,挺有趣,它不言自明地暗示著:人生中,存有一个(或数个)所谓「真正的目标」……而一切 「有意义」的事物,都要能直接或间接地,对该目标的达成发挥效果。若不能,则某某人、某某物、某某经历或某某技能——便「没有用」。故在一个爱问「某某东西有什麼用」的人眼中,世间「某某」,皆是工具,皆是手段,皆是条件,皆是阶段,皆是某种等待中的兑换……以至他忙不迭地,会想要评估其兑换的空间,好决定该应对的态度。



    一朵花,有什麼用?
    我爱你,有什麼好处?
    你流泪,能拿来干什麼?


    考卷上,他们认认真真,依次填下了「求婚」、「繁殖」、「无用」。
    我们则很善良地,没有继续问下去。




    乐趣,有什麼用?


    是的,在一个以「用」为本的世界里,往往连乐趣也不例外——乐趣,不能光是「乐」,它还得要有「用」。


    有人说,寓教於乐。喔,所以乐,是要用来佐教化的。


    有人说,仁者乐山。喔,所以乐,是要用来显性情的。


    有人说,乐以忘忧。喔,所以乐,是要用来疗愁痛的。


    有人说,后天下之乐而乐。喔,所以乐,是要用来明志向的。



    推而广之,无论是打个球、玩个牌、喝个酒、上个网、插个花、旅个游还是当街飙个车……其言者都会习惯性地,为之找到诸如强身健体、锻鍊记忆、促进循环、协调手脑、培养情趣、增广见闻甚至是发泄多余精力等不一而足的种种「用」来。唯此,他们似乎才能放心解释:我的乐,可不只是乐,而是有在预备些存储些发挥些或蕴涵些什麼什麼的功能或效果或体验或收获。否则,万一你的乐,就纯粹只是「乐」。那麼,你还会乐的挺羞愧的呢。


    对此,请容我提出一个最阴谋论的解释。或许,这是因为我们的社会老早就发现到:单纯的乐趣,最危险。



    单纯的乐趣,是无目的的、是耽溺的、是不讲道理的。
    也因此,是无法在效用系统中,被代换、计量或收编的。



    这种乐趣,威胁到了所有的权威、所有的取舍,威胁到了其他人心中从不曾存疑的……那个人生中所谓「真正地目标」。


    单纯的、无目的的、耽溺的、不讲道理的乐趣,会让别人看起来都像笨蛋。


    故必须先一步,将那些傻呵呵玩泥沙的孩子,视之为笨蛋。

    於是我们双手环胸,站在他们身前,眼神凌厉而世故。



    「你倒是说说——玩泥沙,有什麼用?」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12-11 23:55
  •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5-1-15 18:59:35 |显示全部楼层
    相当不同意,很想踩,但不想打字,所以就留一行简短的评价:

    “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建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