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铁卢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收起左侧

被荒废的那三年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20 10:08:40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我觉得这个多伦多天气一定是故意的。偏偏当我从 Papayes 炸鸡店往回家的路上走到一半的时候,天空就毫无征兆的下起了倾盆大雨。这都怪在 Papayes 排队时站在我前面的那对小情侣, 他俩排队时不商量点什么,一到该点的时候又开始墨迹。要是他们能快一些的话我也不至于到家的时候淋成落汤鸡了。不过这么说来,今天 TTC 地铁也有锅 - 速度慢如蜗牛不说信号还总是出岔子。还有我那个楼下部门的同事,要不是因为他的数据出错我也不会要加班。。。

进门的时候,我看到我的室友DQ竟然正在餐桌上吃着炸鸡 - 看来我俩对于今天晚饭吃什么这个哲学问题是英雄所见略同。顺便说下,DQ的是我室友名字的缩写,并不是因为他对 Diary Queen 的冰淇淋有着什么特殊的执着而获得外号。

我赶紧把炸鸡块从半淋湿的纸盒子取出来,然后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罐雪碧和两片面包叮了一下。这就是我简单的晚餐,感觉自己实在是太堕落了。坐在桌子对面的DQ 仍然一片睡眼惺忪的样子,跟我简单的打了声招呼。我对 DQ这个样子已经见怪不怪了。半年前我刚刚搬到这里,那时每天朝九晚五的我对于几乎每天很少见到 DQ,因为他的作息习惯完全是和我反过来的 - 总之他是日落为做,日出为息,一觉醒来天都快黑了那种。关于 DQ 的工作我也没有过问过太多,只是听说过他经常会接一些设计之类私活。DQ 在 college 学的专业是音乐相关,他跟我说当时他选了一些图像处理和视频剪辑的课程完全是为了以后能自己独立做出一个 MV 出来。结果无心插柳柳成荫 - 现在的他已是靠平面设计为生,倒是他房间里的吉他我是从来没听他弹过...

而我呢,是个最最平凡的上班族,在一家类似于半个国企的公司做着千篇一律的 reporting 工作。对比一下当时刚毕业时对于未来无限可能性的憧憬,和我现在的样子,顿时觉得当时我果然还是图样图森破。想想我还真是个矛盾的家伙,在大学的时候一心想快点离开滑铁卢那个无聊的小镇然后奋不顾身的加入社会人的行列。当我在这个陌生的城市站住脚了之后,却又开始怀念那个远离喧嚣,苦逼而又自由的大学时光了。

很快,我和 DQ 便把炸鸡吃完了。在清理完餐桌上的残渣和纸盒之后,我俩看了看已经快要溢出的垃圾桶,不约而同的耸耸肩,决定等会再来处理这个麻烦事。我直接葛优躺在了沙发上,刷起了手机。而 DQ 则去了杂草丛生的后花园的屋檐下,抽着烟,若有所思的样子。

也不知过了多久,DQ 回过头来问我,“嘿,你这周6 有空么?陪我去趟 costco 吧。”

“你丫咋会想去 costco?”

“烟抽完了,那里的烟草便宜。来吧,反正你的 costco 卡就没怎么用过。”

我想了想,反正这周6也没其他的事,就随口答应了。

“对了,如果周六天气好的话,我们走过去怎么样?” DQ 问道。

“你是没睡醒么?你知道 costco 里这里有多远么?”

“走路一个多小时吧。就当散步了。”

“买个车票会死啊。”

“这不是车票的问题。太宰治曾经说过,要真正了解一座城市,最好是走遍它的街道。”

“你妹啊,我打赌太宰治现在的棺材板要快盖不住了。”

“我们可以走公园,我知道一些 trail 可以抄近路。”

“等等,我还没。。。”

“你就陪我走走吧,就当 hiking 啦。你当年不是徒步横穿温哥华么?”

DQ 这么一说,让我隐约想起我可能是吹过类似的牛逼。虽然我完全无法理解 DQ 这么执着于走路,不过想想我工作天天坐在 office 面对电脑,偶尔出去走走也不坏。当然了,deep down, 我还是祈祷周6 天气能差一点,最好是阴天,这样就能打消 DQ 走路去 costco 的念头。

----------------

三年前的这个季节,我第一次来到这城市。那时临近感恩节了,恰逢秋季的气温突降,嗖嗖的凉风带来的是阴沉沉的干冷。灰色的天空下白木萧瑟。

我当时还是个啥都不懂的实习生,在一家位于 midtown 的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做着数据库相关的工作。对于小公司来说,每一个顾客都是上帝,而且上帝们都特别喜欢更改需求。当然了,就算需求改了 deadline 也是不会改的。于是我们 team 加班就成了家常便饭 (说是 team,其实算上我也就三个人 )。关于加班,最难熬的并不是加班本身,而是这座城市昼夜的温差。早上上班的时候还是来杯 Tim Hortons 的热咖啡撑一下,晚上离开公司的时候,腹中空空,还要面对那无情的寒风,想想就很凄凉。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我们并不是唯一这么惨的。在这层楼里除了我们以外还有另外两家小公司。因为是 open office 的缘故,我们加班的时候经常也能看到对面的小伙伴们也在苦逼着,心里也就平衡点了。

在我们隔壁的是一家做游戏的公司,那里的程序员大叔似乎是微软的死忠粉。那个时候微软才刚推出 Kinect,他立刻就对这个“革命性技术”一顿吹,我不知道他自己试过没有。不过听说他们在下个月蒙特利尔举办的 game show 上租了一个展台。祝他们好运!

离我们最远的角落是一家跟音乐相关的公司。一开始我还很好奇为什么他们员工为什么上班都带着显眼的隔音耳机。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公司做的产品是通过输入歌词来找歌的。而那个年代,big data 还没有火 (Google 那篇 MapReduce 的 paper 还没问世),深度学习和神经网络还只是在象牙塔里的小众研究,绝大多数业界人士还认为电脑在围棋上战胜人类还早了50 年。所以,对于歌声识别,那时的软件还不是很靠谱,很多时候还是需要人耳听才准确。

Chelly 的工作就是每天带着耳机听歌,外加一些小公司都有的杂七杂八的事。  我和 Chelly 是有一次午休的时候认识的。那时我在楼下一家汉堡店买吃的, 结果恰逢人家刷卡的机器坏了,这让下完单突然发现钱包里没有现金的我非常尴尬了。Chelly 认出了我和她是同一曾楼的“邻居”,就很豪爽的帮我垫付一下,令我感激不尽。

在之后的交谈中,我发现 Chelly算是我学姐了,虽然专业完全不着边,但还是让人感觉亲切了不少。我觉得 Chelly 做的工作很神奇,毕竟是大部分时间听听音乐就有钱拿的事情,至少应该比我这种天天和枯燥的数据打交道的活要好点吧。

其实并不是这样的,Chelly 告诉我。你想想看哈,就算你是个电影迷,但是如果有人逼着你天天看电影,而且其中还混杂着富春山居图那样的,你看久了也会受不了的。再说了,如果只是听歌的话还是太 passive 了。

“此话怎讲?” 我问道。

“比如说,我不想只作为一个听众。有时候,我会幻想如果我是作者的话,这一段的气氛我会如何烘托出来,这一段的伴奏我会如何处理。哈哈,不过我也不是什么专业人士啦,就是无聊的时候胡思乱想啦。”

“哦,那话说你平时工作都听些什么歌呢?”

“还能听什么歌,系统每天随机乱推送歌给我们听呗。” 说完我们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

周六的下午竟然是个阳光明媚的大晴天。不过在这深秋的季节外面还是凉嗖嗖的。我和 DQ 不约而同的拖到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半个小时才出发。根据 DQ 所指的方向,我们避开了嘈杂的街道,向着公园里的幽静小路走去。在凹凸不平的草地上,一群小男孩在为了争抢一个球而疯狂奔跑,似乎是想抓住秋天的尾巴再浪一把。偶尔一些遛狗人士会从我们身旁跑过。

DQ 和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一言不发的慢步走。但是这种沉默并不会让人感到尴尬。也许是因为合租了这么久我也了解了 DQ 平时不太说自己的事。这个公园本身不算大,不过 DQ 计划好的路倒是很有意思,我们走出这个公园不久,穿过了一个居民小区,马上就连上了另一个公园。也不知走了多远,我们俩都有点累了,就找了个路边的长凳做了下来。

我看到 DQ 掏出手机似乎在玩什么地图类游戏,于是我便开始吐槽他。

“你丫坑我呢?难道你拉我走路就是为了来这里抓小精灵?”

DQ 把手机在我面前晃了晃。“哈哈,这根本不是 Pokemon Go 好么。”

“那这是啥?”

“一个地图类 App ,它会在你附近标记些地方,然后你可以来这做任务。”

“所以说这是个没有小精灵的 Pokemon Go。。。”

“不一样的。这个 App 会标记的地方是因人而异的,所以说每个标记的地方都是 special。”

“这公园有啥 special 的?”

“啊,是挺一般的。不过你看哈,那边就是 midtown。一到了晚上,midtown 还是很热闹,灯火通明的。但是在那到处都是人造光的地方,是很难看到纯黑的夜空的。而这个公园正好在一个小山丘上,虽然只和 midtown 隔了几条街,但是在这里,晚上就可以看到纯粹的夜空。”

“哦,是么。” 我也不知道怎样接这样的谈话...难道果然是学艺术的脑回路都不一样么?为什么要跑到这么远地方看夜空,家门口不是一样也可以看么?

哈,对了,这样就解释的通了。DQ 当时一定是带妹子一起在这看夜空的。然后爱屋及乌的也开始赞美这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公园。嗯,一定是这样的。要不谁会大晚上一个跑到这种地方来啊。也许 DQ 那个时候会向着夜空笔画着散落在不同方向的星座,就是 A Beautiful Mind 里面的纳什那样...不对,这不太符合 DQ 的风格。也许 DQ 会指着最亮的那颗星对妹子说,你爸爸的职业一定是盗贼,要不是是谁偷了天上的星星...等等,这个梗也太老了一点。或者说,DQ 会问她喜不喜欢时间就定格在这一刻,然后妹子会笑着回答道,是的,但是我更喜欢时间定格在 ATM 取钱的时候,钱从机器里刷出来的那一刻。额,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就在我还在各种脑补的时候,DQ 已经起身准备再次踏上征途了。我也跟了上去。远处太阳光寂静地晦暗着,仿佛在地平线上挣扎不了多久就会沉没下去的样子。北方深秋至开春这段时间天都是黑的特别早。不知道按照现在这个速度我们能不能在关门之前赶到 costco 。

我回头又看了一眼夕阳下的 midtown。那个我曾经打工实习的地方。听说我曾经工作过的那家小公司已经换了老板,地址也搬去了美国。虽然当年的确是忙得昏天黑地,但在心底还是感谢这次实习给我的历练。再说当时也是年轻,总觉得只要睡上个好觉第二天就会充满能量随便挥霍。不知道 Chelly 的公司怎样了。我在手机上搜索了下她们公司那个用来找歌的网站,啥也没有找到,可能是我名字记错了。

------------------

我还记得,三年前实习快结束前的那个圣诞前夕。大雪纷飞,铲雪车在路上加班加点的作业。我大部分同事已经心思跑到在如何去享受即将到来的假期上去了,而我还在校园里的朋友也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在办公室里的气氛也是和外面的天气一样的 chill,我们老板更是在下午三点以身作则提早走人。貌似是为了去机场赶飞机。反正今天的活已经做完,当我也正准备等老板前脚踏出们我后脚跟上的时候,做我对面的 John 突然哀嚎了一声 “Oh 便便!”

John 和我一样也是个实习生。是个有点微胖有点 nerdy 的白人男生。他主要在做 QA 方面的工作。

“What happened?” 我凑到 John 的屏幕前看了看。真是倒霉,一个已经正常运行一个月的 Stored Procedure 竟然莫名其妙的出问题了。而且还是在快要下班的时候。

不过毕竟在这呆的几个月还是让我学了点 debug 的经验。我们立刻打开了密密麻麻的 log 开始找线索。也不知经过了多久的抓耳挠腮,我俩终于找到了那个传说中的”坏数据”。而外面也已经夜色阑珊。我对 John 说,你先回去吧,剩下的我做点修改,然后把 transaction 再跑一遍就行。John做了个双手合十的动作,表示感谢,然后留下一句 Good luck之后就闪人了。

我看了看闪烁的屏幕,估算了下这个 transaction 可能还要跑一段时间。我决定先下楼买点喝的。在我捧着热乎乎的 Hot Chocolate 回来的时候,我在大厅门口偶然撞见了 Chelly 学姐。
“你还在加班呢?你老板都走了,加班他也看不到啊。”

“哎,别提了,便便 happens。话说你是在这里等车么?” 我们公司楼的出口离最近的公交车站大约有 20 米的距离。在这种风雪交加的夜晚,站在外面等车太受罪了。于是很多人愿意留在有暖气的大厅里,等看到公交车快驶过来时,一路加速小跑赶去上车。

“嗯,今天雪这么大,估计 TTC 又要晚点很久了吧。”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你现在不忙吧。要不要来首歌?“ Chelly 拿出了她的耳机。

“不勒个是把,你下班了还要拉我帮你工作。”

“哈哈你想多了,这个是我平时自己听的歌。不过这首很小众,你肯定没听过。我想知道你听完之后的感想。”

我将信将疑的接过耳机带上。

说实话,我其实没什么艺术细胞,虽然平时也会到处去找些歌听,但是对于音乐鉴赏来说我是外行中的外行。不过呢,就算是外行,我没用多久也是听出来了这首歌的独特之处 - 那就是它的录制效果真的不咋地。感觉很业余,连我都能听出背景里的杂音。曲子貌似是改编于我听得有点耳熟但是想不起名字的 BGM, 中间有一段加了电音倒是挺带感的。唱歌的歌手很明显的中式英文发音,大部分的歌词我都没有听清。除了有一句让我印象还比较深 - When I’m gone don’t you shed a tear; but may your song bring a prayer for me。

总的来说这应该是某个音乐发烧友独立录制出来的歌曲吧。其实我挺能理解那些喜欢找小众歌曲听的家伙,毕竟我自己也经常在 Steam 找一些独立小游戏随便玩玩 (主要是因为独立游戏要么便宜要么免费)。

“还蛮不错的。”  我把耳机递了回去。

“当真?”

“嗯,很。。。虽然歌词没听得很懂,但是感觉很特别。”

“哈哈,谢谢啦。其实我参与了这首歌的制作。后期的调音基本都是我做的。”

“这么厉害!你还会这个。我们学校有课教这个么?”

“哎我就一菜鸟,业余时间看 youtube 学的。。。啊我车来了,我先走啦,拜拜。”

看着 Chelly 登上公车,我突然想起来我竟然忘记问她歌名了,还有就是我没检查我电脑上那个 transaction 跑完了没有。我一边上楼一边看着手机上的时间,要是实习生有加班费就好了。
----------------------------

自从那次 costco 之旅后,我看着冰箱里堆得满满的食物,对那漫长的冬天心里感到踏实了不少。也许对于本地的白人来说冬天正是出去滑雪或者溜冰的好日子,但我的话是能待在有暖气的房屋里是绝对不会出去的。偶尔我也会感叹一下自己这样天天家里蹲的生活方式是否有些不好,然后转念一想,反正DQ 这家伙也这样,总之大学的时候已经够苦逼了,现在正好反弹一下。

要说这个冬天没有运动也不完全对。受房东的委托,DQ 和我答应了帮房东一起铲雪。事实证明我完全低估了加国的雪。在经过了一上午的义务劳动之后我觉得自己的背都快断了。DQ 也没好到哪去,他那天晚上拿烟的时候手还一直抖。我俩在互相嘲讽对方弱爆了之后,约定了雪一化我们就去公园练跑步去。

不知不觉中,那个平淡无奇的冬天就如那满地的积雪,慢慢的消融了,仿佛不曾留过痕迹。虽然本地的华人经常开玩笑的抱怨这座城市只有冬夏,并无春秋,不过今年的春天还是悄然无息的到来了。话说春色三分,二分泥土,一分流水。闻着湿润泥土的气息,看着公园里渐渐长出的绿草,我觉得我不能继续懒散的待在潮湿的屋子里了。我想起了我和 DQ 跑步的约定,于是我们商量了在每周某个晚上固定的时间我俩互相督促把对方拽出来。

从 Google Map 上来看,绕着公园的 trail 跑三圈大概是两英里左右,这对于我俩这种业余人士来说应该是够了。但就算是这样,DQ 和我大部分时候都只能坚持两圈半,最后剩下半圈我们就边走边聊天混过去了。这天,DQ 和我状态都很差,只跑了两圈就熄火了。于是我们决定多走一点,算是补回少跑的距离。走着走着,DQ 很无厘头的来了了一句 - “我戒烟了。”

“真的假的。你啥时候打算戒烟的?”

“就那次从 costco 回来之后。我决定这把烟草抽完就戒了。”

想想现在离上次去 costco 已经有好几个月了,看来 DQ 在这期间还是很节约的在抽的。

“Good for you! 话说你为啥突然打算戒烟了?” 我问道。

DQ 沉默了几秒,说道,“因为我要回国了。”

“啊?For good?”

“For good。”

“诶,那这根你戒烟有啥关系,难不成你是回国相亲妹子?”

DQ 看着远方的火烧云,即没有否定也没有肯定。过了一会他说道,“其实 college 毕业那年我父母在国内给我安排好工作想让我回去了。他们觉得我在这边就是不务正业荒废光阴。”

“你当时不想回去。”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当时就是倔。那个时候工作也不好找,学校和专业也不吃香。但我觉得自己有精力,有时间,感觉就像有了一切似得。我父母呦不过我,最后就我们之间就打成了个协议,给我三年时间让我荒废。三年之后若我还没混出什么名堂我就回去。”

“哦,这样啊。”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其实毕业之后的路怎么走,是大家都会面对的问题。是去是留没有对错,只是每个人不同的选择罢了。只是有时候,生活过的很快,我们走的也很快。身边的人来去匆匆,然后一晃眼,时间从指缝中流逝,一瞬间,又过了那三年。

“那你机票订好了?” 我问道。

“嗯,四月初。”

“我勒个。。。你这都不到一个月了。你还优哉游哉的,你清理东西来得及么?”

“没事的,反正我东西也不多。”

四月,马上就立夏了。春天过的这么快。

--------------------------

在剩下的一个月里,DQ 房间里的东西卖的卖,扔的扔,捐的捐。好在大件的家具都是房东的,也算是省了不少麻烦。剩下的东西当中,有两样比较值钱,一个是电子画板,不过这个家伙体积小,DQ 就算没卖出去也可以带回国。另一个我从来没听他弹过的电吉他。他在 ebay 的广告上写的是卖600刀。我想,这二手货能卖600刀那原价肯定不便宜吧。

陆陆续续也有些买家问过 DQ 那把电吉他能不能便宜点,不过最后关头因为价格没有谈拢还是吹了。眼见着回国日期一天天逼近,我劝 DQ 赶紧降价促销,要不然越到后面对卖家越不利。DQ 也表示赞同。他说明天还会有个人来看,如果对方杀价他也认了。

到了第二天,那个买家小哥也是豪爽,竟然完全没有谈价钱的意思。DQ 称赞道这家伙识货。他俩聊了会关于保养,调音之类的细节。然后聊到尽兴之处,DQ 还来了一小段弹奏。这可是我和 DQ住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听这家伙弹吉他。我之前还以为这家伙的吉他只是作为一个装饰物存在呢。

不过可以感觉到,DQ 虽然基本功还在,技术倒是挺生疏了,一曲磕磕绊绊的弹完的,中间还能明显听出几个音符在旋律中不是很和谐,估计是弹错了。不过那个买家小哥倒是很满意,还商业性的夸了夸 DQ 谈的不错,然后就付钱走了。我看着DQ 走回自己的房间,突然有种 deja vu 的感觉。也不是很确定,但是我莫名其妙的突然觉得,DQ 刚才弹奏那个曲子的旋律我好像在哪里听过。嗯,对了,貌似就是我之前还在实习期间 Chelly 给我播放过的那首改编过的曲子的其中一段。

“Yo 你刚才弹得那个曲子叫什么名字啊?” 我问道。

“啊?”
“我问你曲子的名字。”

“哦,它没有名字。”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2-12 15:58
  • 签到天数: 6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8-2-13 18:37:19 |显示全部楼层
    还会继续更新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4 天前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8-2-24 21:43:3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好。鼓励
    来自: 手机APP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建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