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铁卢-基奇纳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收起左侧

赶考学子路遇女尸将其安葬,夜宿茅屋竟是古冢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5-6 17:33:3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赶考学子路遇女尸将其安葬,夜宿茅屋竟是古冢

  马铎,长乐(今福建长乐县)人士,永乐九年(1411年)他以岁贡生的资格入会试。

  有一天,他正赶路,见一女尸暴露在路边,于心不忍,脱下自己的衣服将尸身盖住,并将其移至一古墓安葬。这样一来就耽误了不少时间,眼见得旷野茫茫,夜幕四垂,正凄惶间,忽见远处有一点微微的灯光。他走过去一看,原来是疏林中有间茅屋,就大着胆子叩门求宿。不料开门的却是个素装少妇。那少妇不卑不亢,询知来意后,便答应借宿。这使马铎倒有些犹豫。他回头一看,天已大黑,而自己奔波一天十分困倦,只好硬着头皮进里屋歇息。他低着头不敢看那少妇,也不多说话,放下行李,纳头便睡,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及至醒来,天已黎明,便匆匆告别那少妇打算赶路。那少妇不说别的,口占一绝道:

  寒夜多蒙到妾家,炉中无火未烹茶。

  郎君此去登金榜,雨打无声鼓子花。

  马铎一边听着一边低头向外走,觉得头三句都好懂,唯末句难以理解,想问问清楚。一回头,令他大吃一惊:哪里有什么茅屋?哪里有什么少妇?只见树木扶疏,一杯黄土,睡处则是古冢旁边的一块大石头!

  又有一天,马铎穿行在一条田间小径上,这条小径仅能容一人行走。走着走着,突然一位农妇挑着一担柴挡住了去路。马铎想退回去避让,但要退半里多路,心下又有些迟疑。

  那农妇看出了他的心思,就主动搭话道:“先生大概是进京赶考的举子吧!我出一句上联,您能对得上,我宁愿涉泥淌水让路;对不上,您只得屈尊或下田或回头了,怎么样?”

  马铎心想,被你一个农妇难住了,我还进京赶什么考?便爽快答应了。那农妇抬起一只脚对马铎:“我的女儿善于刺绣,并且特别喜欢绣菊花,我这双鞋就是女儿做的。不过她自己鞋上绣的是菊花,而我鞋子上绣的是菊蕊。我问她为何这样,她说:‘娘天天清晨出门,路草中多露水,蕊遇露水不就开了吗?’但小妇人鞋上这菊蕊却从来都不开放,因而戏成一句下联:‘青鞋绣菊,朝朝踢露蕊难开’。可是上联老想不好,先生是饱学之士,请以上联赐教”。

  乍一听,马铎觉得并不难对,但认真推敲起来,确实还颇为难。这些时日急于赶路,形同脚夫,思路也枯涩不灵了。想了一会,觉得一时还对不了,又不想多耽误时间,正打算脱鞋下水让路,忽然一声响,好像有什么东西飞过。他一抬头,农妇已经不见了,眼前阡陌纵横,小径笔直通向大道。原来是走的太急,误入叉道而已。遂快步折入大道,一路上追忆当时的情景,玩味刚才的对句,心下好生惊诧。

  总算到了京城,且顺利的通过了考试。到殿试交卷的时候,主考见他两鬓霜斑,长相跟永乐帝十分相似,心中暗暗称奇。读过他的文章之后,又觉得笔力雄健,火候纯熟,便力荐此卷,拟选为状元。不料当时的宰相白云庆有个刚成年的爱女,欲选本科状元为婿,他所属意的是林志。林志是福州人,乡试第一,会试又第一,且少年英俊,的确堪为佳婿。林志本人也觉得这科状元稳拿,后来听说已将马铎拟为状元,心中怏怏不乐,很是不服。

  白云庆得知状元拟选了年过半百的马铎,也十分气恼,于是使尽千方百计,想为林志挽回,而主考却一步也不肯退让。

  传胪那天,永乐帝听说在定状元的问题上尚有争议,便令人上殿面试。两人上殿叩拜毕,站立一旁。永乐帝见马铎年龄虽大,但稳健非常,其貌又与自己相像,也暗暗称奇。又见林志少年翩翩,气宇轩昂,亦颇感有动人之处。当时永乐帝手中正持有一把绘有梅花的白扇,就指扇为题:

  白扇画梅,日日迎风花不动;

  林志一时答不上来,马铎立即对道:

  青鞋绣菊,朝朝踢露蕊难开。

  永乐帝高兴的点了点头,又指殿外一盆铃儿草,云:

  风吹不动铃儿草,

  马铎又随口应道:

  雨打无声鼓子花。

  永乐帝见马铎对得既迅速又工稳,连声赞道:“真状元之才也!真状元之才也!”阶下百官同声称贺,林志亦表示佩服,马铎就这样争得了状元。

  (转载)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5-14 21:49:13 |显示全部楼层
北京警察自述他经历的因果灵异案件

    我要说的是,我们警察大部分是很信因果报应和科学所不能解释的事件,我身边大部分同事身上、车上都带着自己信奉或亲人送的佛像、护身符什么的,出发前也必会默默祈祷。现在我们组出发前都会合掌念佛,并互相抱一下同事,拍下对方,这成了不成文的规矩。我也来说说北京所发生的一些很怪或冥冥中不可思议的案子.

     先来个自我介绍:我刚过了本命年,从警17年。当时复员后安置办问我是去住宅总公司还是派出所?我选了派出所,去了阜外,根本没我想到让我我管杂务和物资,一呆2年。后来又调到大兴,在警校工做又是1年。直到一回上边分局的下来调人.一个老警察看了我的档案,他决定调人名额,算我一个。

     这样他就成了我师傅,我成了一个刑警,直到现在也还带着我。我们像父子。

     我师傅今年52了,从警35年了.他教会我很多东西。

     我要讲的案子中隐去一些详细的地名和人名.

     我先说说我刚调到刑警队的事。

     那是1994年,我们接报前门附近的一家新开不久的歌厅死了一个人。报案人说是打架在歌厅门口让人给扎死了。我们去了以后发现不是。

     这个人死因很怪,他是进门时脚下一滑,扑到了门口供着的一米多高的关公像上,被关公手里的铜刀尖扎到嗓子上,正好扎在动脉上。现场人看血喷出来都慌了,谁也不敢靠前,所以耽误了最好的时机,人死了。

     后来仔细看现场,确实是意外。那个年代北京管做生意的个人叫“万元户”,而那时歌厅很少,当时前门那家歌厅算是很豪华的了,进门处特意装了大理石的地面.而就是这大理石正是这个意外案件的主因。我们把老板带回去,聊了很长时间。我师傅问他:你做生意为什么供关羽像啊?因为做生意的都是供财神(有的说关公是武财神)

     老板说:是一哥们给定的这货,昨晚上刚送来的。

     我们立即找这个专做铜料的老板的朋友,他叫于子兴,安徽人。准备找他再问问。等找到他家时发现老于失踪了!三天没见着人了,呼机怎么呼都不回。当时我们就觉的这里肯定还有事!但又说不出。

     再找到歌厅老板问关于老于的事,老板说他和老于只是生意上的朋友。

     但他想起一件事,老于前二天酒桌上说要买辆夏利。这老板就问他:你那来那么多钱?老于说他马上就买,到时还准备让他也开着试试.老板以为是酒喝多了开玩笑的,也就没往心里去。

     我们听了这话,就问这老板,这老于还做什么其它生意?平时花销大手大脚吗?老板说:这老于是个特吝啬而且胆小的人,手里应该有个几万块钱,一直在北京做铜料和废金属的生意.但买夏利还差点。

     我们之后二星期又着重调查这个老于,发现他一个情人家里的3.1万块钱现金没有了,而且知道老于确实和一些朋友说过要买车的事,还知道他是因为帮别人弄200多斤公家的水泥,赚了些钱,而就是这个一起和他弄水泥的人近期去过他情人家里喝酒。

     在这二个多星期的调查期间.西罗园派出所的上报了一条消息,在西罗园的臭水河里捞上来一个人头.但已高度腐败.经过一些周转,丰台的刑警和法医鉴定出来了。

     这个人头就是我们一直在找的于子兴,他杀,是木工斧先猛砍死者颈部,后用木工大锯把头给锯下来了。西罗园臭水河只是抛尸现场。

     得到这个结论后,我们单位马上派人找于子兴的情人,几经周折,我们把他的情人从河南老家带回北京审问。

     回北京的当天夜里,她就招了:她和老于好了有二个多月了,后来有一天老于带回来一个人,30多岁,东北的,吃饭喝酒时听他们说弄水泥的事,后来老于又说起了买车的事。再后来这个男人又单独来老于的情人家。老于情人对他感觉还行。他问我老于买车的钱放那了?她说就在家里。

     以后这男人又来老于情人家几回.有一回让老于发现了,他们打了起来。当他从老于情人家走后,又找她一次,说是要把老于弄死,带着他的钱一起回黑龙江,谁也发现不了。

     这两人就一起商量怎么弄死老于。后来这男人让女的先配把家门钥匙给他,再把老于灌多了,突然下手。之后的第三天晚上,这两人就按他们商定的那样办了。这个东北人趁老于醉了,偷偷开房门,溜进来.等老于听见后面有动静,扭头看时.那男人已经拿斧子砍他了……老于的尸体就被他们埋在院里的一棵树下了。

     我们又迅速抓捕那个杀人的男子,可找了一大圈却发现杀人的男子,恰恰正是三个星期前在歌厅门口意外身亡的那个!当时大家都把怎么调查这案子的起因忽略了,这时才想起正是这个奇怪的意外死亡,引出了这个恶性杀人案!

     后来人们都说是老于的灵魂报了仇.他的亡灵就附在自己和工人们手工做的关羽像上。而也正是我师傅和歌厅老板聊天多问了一些民间风俗才牵出这件案子。这种案情真是不可思议,因果报应显现得特快特典型!这是当时领导结案开会时说的最后一句话!

     你做了任何事情,都会有后果的,天地神灵都会知道的,只不过报应周期有早晚。望各位深信因果,起心动念,行为处事,万万不可作伤害别人的事情!老话说,好人好自己,害人害自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1-1-11 02:32:37 |显示全部楼层
遭天谴断送前程

清朝康熙八年(西元1669),安徽省宿松县县令朱维高参与分阅江南考场部分试卷的工作。他看到一篇试卷写得非常不错,便打算推荐上去。

当天晚上,他梦见一个金甲神人告诉他:“这个书生犯有他人所不知的罪恶,因此不能入选。”同时神人还用手写了一个“淫”字给朱维高看。朱维高向神人询问其犯罪的详情,神人回答道:“他的继母有一个女儿,他想强迫这个女儿给他做妾。虽然没有成功,但他家堂中的灶神已经把此事报告给了天帝,他即将受到上天之重谴,怎么还能让他考中功名呢?”

第二天,朱维高没有留意这个梦,依然把这张试卷推荐给了主考官。由于卷中有“险阻”二字,因而没有被录取上。朱维高争辩说:入选的试卷中,用“险阻”二字的很多,为什么独独把这篇试卷拿了下来呢?主考官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时就是把这篇试卷筛选下去了,但现在想再重新录取已经来不及了。朱维高这时才想起那天晚上做的梦,并说道:“神人说的话真不错啊!”

故事中的这个书生居然色迷心窍,要强娶继母的女儿,虽然没有成功但已经是在犯乱伦的罪行了。他与继母的女儿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继母之女从人伦的角度上说,也就是他的姐妹了。他要这样做虽然未遂,没有得逞,但也是有罪的。就是在人类的法律中,对于犯罪未遂也是要给予一定惩戒的。看来乱性、乱伦真的是很大的犯罪呀!故事中的书生虽然欲乱伦未遂,但也要削尽功名并遭到上天的严惩。世人千万不可重蹈历史上的覆辙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1-1-12 22:46:27 |显示全部楼层
陆公容拒馆女
   明太仓陆公容。美丰仪。天顺三年。应试南京。馆人有女。夜奔公寝。公始以疾。与期后夜。女退。遂作诗云。风清月白夜窗虚。有女来窥笑读书。欲把琴心通一语。十年前已薄相如。迟明。托故去。是秋中式。先时公父。梦郡守送旗匾鼓吹。匾上题月白风清四字。父以为月宫之兆。作书遗公。公益悚然。后成进士。仕至参政。(寿康宝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建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